字体

第37章 往事


(19-)
“易筋经已被人偷梁换柱了!我还真未发现!幸亏徒儿提醒!”慧空禅师惊讶异常,说罢便引着冷啸云直奔藏经阁暗室。

暗室里灯火通明,少林各种典籍摆放的井然有序,慧空禅师从中间抽出一本书来仔细翻阅,只翻看一遍,脸色骤变!

“是不是掉落哪里了?”冷啸云急忙寻找,见一匣子藏于隐秘处,便取出翻找,一不小心匣子掉落地上,一地信件皆散落地上。

“师傅,徒儿寻易筋经心切,不曾想将这信件全部翻落!”冷啸云满脸歉意。

“罢了,这也不是什么秘密,你现在是少林弟子,随便翻瞧便是!”慧空禅师说道。

冷啸云在里面翻瞧,突拿出一物说道:“江百川的拜帖怎么会在这里?难道他也来过少林寺?”

“来过,不过那是十年之前了!”慧空禅师说道。

“当时应该是正邪不两立之局势!”冷啸云道。

“的确当时正邪实力对立,偶有争端,但还未发展到你死我亡之地步!一天我的挚友,朝廷恭王爷修书一封与我,言有一人不日便来少林拜会,我心存怀疑;少林包容天下,就算不知名人物来少林亦会受到礼待,那会是何人来此呢?未曾想不几日,便收到江百川拜帖,由于当时正邪势力对立,而我已答应恭王爷亦不能推辞,我二人便与此密室之中偷偷相见!“慧空禅师说道。

“我以为他此来必谈武林大事,因此才选这秘密之所!未曾想他来此竟只谈些参禅修道,风花雪月之事;这让我大不解,我本少林寺自幼出家之僧人,何来风花雪月?当时我们便不欢而散了!”慧空禅师又道。

冷啸云心中疑点甚多,但也不好多言,便继续听下去,谁知其后再无结果了,便又拿出一封信说道:“这貌似是达摩院首座写给你的信,信中言我达摩院一弟子凭空失踪,寻找未果!想我少林派历来广收门徒,但众人难免良莠不齐,寺中戒律森严,修炼武学辛苦;其必有不能受其戒律,又不肯明说,便逃离山门,偷偷下山去了之人;亦有不能忍受武学修行之辛苦,或自认武学已修成而偷跑下山之人!他们既已下山,自然难觅踪影,我想岁岁都该有此种事,这种事不足为奇;那为何达摩院要特意给师父你写此信,言此事呢!“

“此人身世特殊,来我寺并无法号,因他时常跟随达摩院首座,寺中人便给他取名影子!他来少林完全是事出有因,有故人相托,故我不能推辞,亦对他严加看管,命他紧随达摩院首座,可不参与少林其他事宜!未曾想他来没几日,便失踪了,我怕对不起那故人,因此四处搜寻,终未寻出结果,这事我只好向那故人解释!便留此书信以为凭证!此事发生在多年以前,具体日子,我真忘记了!“慧空禅师又道。

冷啸云默默的将这些信件收起,装进匣子,不再问任何问题,随着慧空禅师出去了。

慧空禅师给了他答案,却又没给他答案!他不得不想个办法自己寻到答案,因此他便告别了少林。

秋夜是凉的,既不似春夜的复苏,又不似冬夜的毁灭,它的凉是带给人一种风暴过后清爽的凉,给生灵以冬夜来临之前最后一丝喘气。

藏经阁的老僧不知自己已在藏经阁里呆了几旬了,除了与这漫无边际的藏书为伴,便是观赏夜色了,群星繁盛闪耀在深邃的夜空,似有很多秘密深藏其中,只待你去细心观察。

突他的背后劲风闪过,那老僧急转,发现只是秋风而已,遂披紧了衣服,不禁叹一声秋凉,走入藏经阁内。

一把短剑似早以料到他会进来似得,闪着寒光横在了他的脖颈上,一男子出现在他面前。

“冷啸云,你不是已经走了吗?”那老僧奇道。

“我是走了,但我发现了一个秘密,遂又回来了!”冷啸云冰冷的说道。

“什么秘密!”那老僧急问。

“因为我发现你偷了易筋经!”冷啸云说道,声音仿似刚从冰窖里出来。

“出家人不打诳语!老僧我从未偷窃过东西,更不曾偷窃过易筋经!”那老僧急道。

“只有你经常出入那个密室!且藏经阁戒备森严,别人根本不可能进来偷窃!定是你趁慧空禅师借阅完易筋经,将他偷偷掉了包!“冷啸云又说道。

“胡说!”那老僧急道。

“慧空禅师乃修习易筋经之人,必修习之时,天天借阅,易筋经张什么样子,书有多厚,字是什么大小,都已深深的烙入他的脑海之中!而他一直以来皆未发现易筋经被盗,显然临摹之人,必是对易筋经非常熟悉之人!我想除了慧空禅师便是你了!“冷啸云说道。

“胡说,你胡说,他胡说,你们都在胡说!”那老僧急不择言,乱说一通。

“啊?难道有人说了谎?你讲出来,我便帮你分析一二,好替你洗刷冤情,找到偷盗易筋经的真凶!”冷啸云说道。

“我刚才急了,胡说的!”那老僧又说。

“你胡没胡说,休要问我,先问问我手中剑吧!”说罢冷啸云将剑上力道加了几分,一道血痕清晰的出现来老僧的脖子之间。

“你杀了我亦可,只是我乃佛门中人确没打过诳语!”那老僧不为所惧。
本章分 2 页,当前第 1 页